国产美女自卫慰水免费视频

                        華晨宇:突然冒出來個孩子,這些權利義務你應該知道!

                        原創    盈科法匠律師    2021-01-25

                        圖1.jpg

                        這幾天的瓜又大又多,群眾真的快吃不過來了。我們本著八卦的同時專業普法的精神,來吃一吃華晨宇和張碧晨未婚生育的大瓜。

                        探討在各種情況下,男方對女方懷孕生育不知情,或者明確表示反對的情況下,男方是否要承擔撫養責任?

                        圖2.jpeg

                        圖3.jpeg

                        當然,前提是孩子確實是男方的骨肉,如果喜當爹的,還可以要求孩子親爹親媽返還撫養費用,不在本文討論范圍內。

                        種情況

                        在婚姻存續期間,如果男方明確表示不要孩子或者女方在隱瞞男方的情況下(兩人身處異地),女方把孩子生下來了,男方同樣要承擔撫養責任。這是因為兩人是夫妻,而生育是家庭的基本功能之一。這也是對孩子的特殊保護。

                        孩子是在女方身體里孕育,所以如果女方不同意要孩子或者懷孕后不同意墮胎,男方是無權強迫的。

                        我們假設極端的情況,如果女方在丈夫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丈夫的精子受孕,作者認為,男方同樣要承擔作為父親的撫養責任。

                        這是婚姻對女性的特殊保護。哪怕這個孩子的出生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那都只是行政管理上的層面,并不影響民事責任。

                        如果有男性覺得不公平,也只能說婚姻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圖4.jpg

                        第二種情況

                        未婚生育或婚外生育,如果在自然情況下受孕,男方不知情或不同意,仍應承擔作為父親的撫養責任,因為雙方是成年人,能預見性行為的后果之一是可能懷孕。即使雙方或一方沒有生育的意愿,也不能排除意外懷孕。

                        第三種情況

                        雙方同意采取人工輔助生殖的方式生育,后來男方反悔,男方仍應當承擔父親的撫養責任,即使雙方離婚后孩子才出生也如此。因為在女方懷孕之時,男方是有做父親的主觀愿望和客觀行為的,這種情況有相關案例明確。

                        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2006)秦民一初字第14號案件中,法院認為,男方對簽字同意施行人工受精手術一事表示反悔,但此時其妻已經受孕,男方要反悔此事,依照法律規定需要征得其妻的同意。在未取得其妻的同意下,男方不得以其單方意志擅自變更或解除。

                        第四種情況

                        男女雙方沒有發生性行為,也不存在夫妻關系,女方通過某種方式(竊取、騙取或利用職務之便)獲得男方精子進行懷孕。

                        這種情形下,男方一沒有和女方發生性行為;二主觀上沒有當父親的意愿,客觀上沒有進行人工輔助生育的行為;三沒有法定的配偶責任。

                        所以不需要承擔作為父親的責任。否則等于變相鼓勵某些別有用心的女性通過極端手段制造孩子作為工具來“綁架”男方,攫取男方的財富。

                        圖5.jpg

                        第五種情況

                        男方和女方共同同意進行人工輔助生殖,采集了多個受精卵。后來一方在未經對方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利用受精卵懷孕或者男方找人代孕(每次植入受精卵,必須由雙方共同簽字同意,應是一方想法設法鉆了漏洞),生下孩子。

                        因為女方或男方主觀上沒有成為父母的意愿,所以應當不用承擔撫養責任。

                        曾有類似的案例(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1)穗天法少民初字第129號,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穗中法少民終字第168號;(2013)穗中法民申字第247號),法院認為:被告是男孩的遺傳學父親,被告和原告共同擁有胚胎處置權,該男孩的出生應取得被告的知情同意,并簽署書面知情同意書。被告擁有“不能被迫成為父親”的基本權利。

                        該孩子的出生,侵犯了男性的生育選擇權,違背了我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和生育倫理原則。在這種情況下,被告可視為一個單純的捐贈精子者,其對出生的后代既沒有任何權利,也不承擔任何責任。(本案中,男女雙方是同居關系)。

                        綜合上述各種情況,作者得出兩條原則:

                        ,在認定男性承擔對子女的撫養責任時,以保護未成年子女的利益為考慮,在絕大多數情況下,男性必須對與自己有血緣關系(還包括擬制血親如共同生活的繼子女,包括婚內同意利用他人精子讓妻子懷孕的情形)的未成年子女承擔撫養責任。

                        第二,如果男性在主觀上沒有成為父親的意愿,客觀上也沒有相應的行為(性行為、人工輔助生育行為),且男女雙方也不存在夫妻關系,則男方不需要承擔撫養責任。

                        掃一掃關注微信


                        国产美女自卫慰水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