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gogki"><center id="gogki"></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ogki"><center id="gogki"></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ogki"><center id="gogki"></center></acronym>
被害人有效刑事控告的九個規定動作

原創    盈科法匠律師    2021-01-12

圖1.jpg

刑事控告與刑事辯護完全相反。

通俗點講,刑事辯護是為了把人“救出來”,而刑事控告則是為了把人“送進去”。

辦案機關立案抓人后的辦案思路是“有罪推定”,但其接受控告時的思維卻是“無罪推定”。辦案人員“無罪推定”的慣性思維導致刑事控告極為復雜。

據公安部數據,刑事控告的立案率約為10%,和二審的“發改率”差不多,這還不包括沒有受理的控告案件,可見有多困難。

要克服困難成功立案,就需要靈活的戰略戰術和豐富的實務技術。

從實務角度,被害人要實現有效控告應從以下幾方面著手:

一、要準確定性,找準罪名,精準控告

我們講執法機關要依法辦案,但犯罪分子基本不會“依法作案”,每個案件都不會有規范的犯罪構成,經濟犯罪案件則更為復雜,罪與非罪的界限難以把握,有時很難分清是經濟犯罪還是經濟糾紛。

即使構成犯罪,還有可能涉嫌多項罪名。所以代理律師首先要厘清法律關系,準確界定是否構成犯罪?構成什么犯罪?

我們曾經代理一個案件,原來律師控告合同詐騙,公安機關不予立案,我們改為職務侵占,同一個公安機關立案抓人。

準確定性,找準罪名,精準控告是成功刑事控告的前提和基礎。

二、選擇容易證明的罪名進行控告

有些犯罪會涉嫌到多個事實,每一個事實都可能構成犯罪,有人認為可以多個罪名一起控告,越多越好,提供多項選擇題讓警方去選擇,多管齊下,確保成功。

失敗的教訓證明此做法不可取,控告罪名越多越亂,胡子眉毛一把抓,什么都難抓住。

刑事控告不宜貪多求全,罪無巨細,選擇一至兩個容易證明的犯罪尤為重要。先選擇證據要求相對較低、證據收集相對容易的罪名,比如挪用資金罪比職務侵占罪更容易證明,不需要證明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侵占和職務侵占比詐騙和合同詐騙罪收集證據會容易些,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隱藏會計憑證、會計賬薄、財務會計報告等罪則更容易證明。

詐騙和經濟糾紛容易混淆,民事欺詐行為和詐騙犯罪難以區分,控告最多的詐騙和合同詐騙罪最難證明,控告成功的難度也更大。

三、選擇主要犯罪嫌疑人進行控告

除惡務盡在司法實踐中是基本做不到的,完全一樣的犯罪事實,有的被立案追究,有的則逍遙法外,這樣的現象司空見慣。

有的案件會涉及團伙犯罪,涉案人員較多,刑事控告切忌主從不分,人人俱到,要集中火力,選擇一至兩個主要犯罪嫌疑人,警方更容易接受。

曾見過有的刑事控告甚至將被控告人居住在國外的、外國生意同伙列為被控告對象,憑空增加控告難度。

四、選擇一至兩宗犯罪行為進行控告

有的犯罪行為持續時間長,宗數多,曾有一個公司控告幾名員工職務侵占,歷數五六年來上百起的犯罪事實,刑事控告書及證據有幾百頁之多。

當事人多次去公安機關報案也無濟于事。公安機關人少案多,這樣的控告基本不會有什么效果。刑事控告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受理、立案而不是罪重,案件初查時間有限,上百宗犯罪事實不可能全部查清,只能先理清一至兩宗犯罪的基本事實,提供詳盡的證據證實這些犯罪的客觀存在,先通過受理立案這道門檻。

圖2.jpg

五、選準救濟渠道將控告進行到底

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控告目前有兩個通道,一個是向執行法院所在地的公安機關刑偵部門進行控告,二是向法院直接提起刑事自訴。

當然還有些案件是由法院執行局直接移送給公安部門走公訴程序的,此類移送案件嚴格意義上講不屬于刑事控告范圍,暫且不論。

刑事控告被踢皮球是一個常見的現象,所以要根據案件實際情況選擇容易實現的法律救濟渠道,堅定不移地將控告進行到底。單就拒執罪而言,到法院自訴要比到公安控告簡單點,法院畢竟法律氛圍濃厚些,也是律師習慣的主戰場,但也決不會一帆風順,筆者團隊代理的幾起拒執罪刑事自訴案件還沒有一起是一審法院順利立案的,均是二審法院裁定撤銷一審法院不予立案的裁定,指令一審法院立案的。

刑事控告被拒的一個常見理由是,你這個案件屬于經濟糾紛,建議你到法院去起訴。遇到這種情況,只能破釜沉舟,自絕退路,堵塞民事救濟渠道,只留一個控告通道與立案單位交涉,倒逼立案單位立案受理。

有一個詐騙控告成功案例,當事人幾次去公安機關報案均以經濟糾紛被拒。經分析研究認為,比較明顯的詐騙犯罪,法院不可能按民事糾紛受理,于是先到法院起訴,法院很快就出具了不予受理裁定書,最終公安機關不得不受理立案。與拒執罪自訴一樣,刑事控告案件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的,要不怕挫折,愈挫愈勇,不予接受材料的可找領導信訪,可找督察監督,可打110”求助。出具不予立案決定的可申請復議,還可向檢察機關要求進行立案監督。

六、司法審計報告對立案有較大的幫助作用

犯罪數額,是指犯罪所涉及的公私財物的價值,數額是犯罪的數量因素,在我國刑法中,有些犯罪是以一定的數額作為構成犯罪要件的,稱為數額犯。“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是刑法分則條文中規定的定罪量刑的依據。

經濟犯罪的犯罪金額比較復雜,辦案人員并非會計、審計方面的專業人士,進行刑事控告時,如果能有一份專業的司法審計報告,無疑會對公安機關審查立案有較大的幫助。

七、索要受理回執

受理回執非常非常重要,它是刑事控告進入初查程序的憑據和標志。之所以用“索要”一詞,是因為你不索不要,基本沒人會主動給你接受材料的回執的,有的甚至連控告材料都不會接受。

自訴控告時法院好些,要公安機關的一紙回執確實比較困難。作為律師,特別是曾經在公安機關工作過的律師,我們理解辦案關警力緊張、一旦受理就有辦案期限的壓力,但也請辦案機關理解當事人遭遇刑事犯罪造成財產損失難找法律救濟渠道的苦楚。

我們的觀點旗幟鮮明,凡事都要講個程序和規矩。既然多部法律法規都規定必須受案并出具回執,那我們按規矩辦事就好。即使沒有正規的受理回執,也要求公安機關出具材料接收清單。

、當好辦案人員的“輔警”

控告人去報案經常遇到的另一個不予受理的理由是證據不足,要求當事人補充這個補充那個,控告人和代理律師對此多有抱怨:如果我們能查清楚,還要公安機關干什么?公安機關警力緊張,案多人少是個不爭的事實,要想控告成功就要停止抱怨,協助警方多做工作,當好辦案人員的“輔警”。

其實控告人在準備刑事控告書及調取證據時已經是在協助警察做工作了,案件初查時更要積極配合警方調查取證。比如控告人公司財物被侵占的客觀證據,銀行流水、郵件、短信、微信聊天記錄等。如果證人愿意配合還可以協助證人調取上述客觀證據提供給警方,減少警方的工作量,增加刑事控告的成因。

九、適時祭出刑事控告的“尚方寶劍”—刑事控告法規依據

律師在代理被害人刑事控告時適時祭出刑事控告的“尚方寶劍”---刑事控告法規依據。只要我們祭出公安部《關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見》等尚方寶劍,接警人員看到公安部字樣往往會暫停爭論,立即向領導匯報,并嚴肅認真地對待控告事宜。

成功的經驗是,只要律師手執尚方寶劍,依法有據、堅持不懈、鍥而不舍地進行交涉,最終還都是能夠不順利地拿到受案回執,啟動刑事案件的初查程序的。


掃一掃關注微信


日本熟妇XXXXX乱,日本XXXX丰满老妇,乱女乱妇熟女熟妇网站,日本强伦50岁熟妇观看